欢迎光临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!
您所在的位置是: 网站首页 >> 正文 返回首页
    情系剧影力之《俄们双水村的乡党们》(秀莲体)——赵娜老师
    2015-05-22 04:56 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  审核人:

      拍戏有两周了吧,俄天天念叨俄那三句台词,基本达到忘我的状态了。俄是山西做醋的女子,酸得很。双水村的乡党们,是陕北大地上的村姑、村婆和村娃,当然还有那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主角——小伙子们,热热闹闹地生活着。俄走进这个村,走进了黄土高原上的平凡世界,苦得哇哇地,也乐得哈哈地。


      内大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,成立七八年了吧,似乎从没有像这些天这么热闹过。去年拍《咸亨酒店》,俄在山西,没赶上热闹。今年,俄嫁过来了,因为少安,你知道,双水村去年来了个年轻人——87年出生的年轻男博士鄢冬——冬哥。除了1米8以上,瘦高挺拔利索机智勇敢80版的冲哥哥,俄们村终于又来了个更年轻的男博士!冬哥会写诗,研究现代诗,俄在山西没事干也爱唱山歌,爱写个曲。他来山西找媳妇的时候,我一眼就看上他来。


      少安这段时间,可忙乎了!润叶成天找他对戏,俄们两周拍戏10来回,这之外,他们私密对戏又有五六回。润叶啊,俄真盼着你赶紧找一个好男人,让少安安生过日子!王导,俄建议给他俩发补助发双份,俄保准一分也不抢。润叶不容易,少安,你记得打俄卡上,卡号你有哦,密码俄知道,不用你管!


      俄们编剧and导演王芳老师可利害了。她是乌盟来的,没上台,上去肯定比孙书敏那妇女甲还鲜活。王导很大牌,连续两年写剧本拍戏,没有王导,双水村咋能上了海报?俄刚看见,原来海报是把电视剧的主角直接换成了俄们。听说俄们的巨幅海报贴满了新校区旧校区创业学院,哎呀呀呀,俄们都成角儿了!哎呀,真有今非昔比之感啊!


      张丽萍演的摇曳的连生媳妇一出场,喊了一声软软的“玉厚”哥,那叫一个酥麻啊!玉厚哥本来是俄们王书记,这次成了老实憨厚,陪着少安哭,看着逛鬼新生,搂着兰花盼好日子的老父亲。排练的时候,玉厚哥的头发,一搓搓直立起来。那个烂包家,硬把个精明人人愁老了。那个烟锅子抽得好。王书记,对了,玉厚哥,啊不,那是俄公公,俄可不敢乱说来!


      双水村的日子啊,过得真红火。这一周,俄们的航拍小飞机,直径有一米来长,长着好多蜘蛛脚的摄影机,上天啦!双水村的完美偶像派晓霞和少平所期待的理想生活成为了现实。俄想到不能把那小飞机放到舞台上,显摆一番,俄就觉得可不解气呢。俄盼着,总有一天,俄们双水村有一架自己的直升小飞机,俄还想去考飞行驾照,搞旅游带着来宾们领导们到处转转,看看俄们双水村的东拉河,飞越一道道的黄土沟。


      今天晚上就要演戏了。大家伙还在找戏服呢,彩凤还嫌穿得不够妖艳,要红袄袄绿裤裤哩。说实话,俄今天以秀莲的身份去逛了商场,俄发现三十年过去了,这服装市场真是大变啦。当年小媳妇的衣服现在都穿在老太太身上了。那些老太太穿那么花哨,咋不嫌臊呢!俄都臊得脸红了!俄看见有一个门口处理货的,30、40、50块,挑一件挺村的玫红色上衣,润叶说过,那种红叫傻子粉。可俄咋看咋顺眼,这件真得很适合俄穿。


      俄们剧务总调度,兰花花张莉也40块买了一件绿色的,她妈说那个年代人们就穿一色的。对了,俄的兰花花,你可是远近闻名的一枝花啊,看着你领着俩娃哭,真不容易。关键你家那个逛鬼,你边哭着还得给他提词,背着两个大包袱,这负担也忒重了!


      俄告诉你,俄们结婚这典礼可不容易来来。李树新院长排练过一次,正事忙得顾不上俄们这帮红火人。每次俄们准备上台拜堂俄都现场培训司仪。少安,你数数,都有谁给咱当过司仪来来?王导,刘寒娥主席,付建荣大兄弟,还有大左,还有许晋,还有谁来来?今儿晚上,俄们的李司仪终于要出场了,俄想着就激动得不行尼!


      今儿一大早俄就醒来了。咋这么精神尼?想起昨天彩排扭秧歌时每个话筒里都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,俄赶紧给王导发了短信提醒她,扭秧歌的时候把话筒都关了。俄打开《平凡的世界》重看小说。润叶接受截肢的向前那一幕,看得俄哭地啪嗒啪嗒的。你说这人,这不是作吗?好好的个健康人你说你不爱,成了残疾人了倒爱上了,爱到底是个什马东西!


      润叶他爸福堂书记不容易哩!肺不好,又碰上这一对儿女。俄们栓虎老师,去年演的鲁迅的“狂人”,特别入戏,俄觉得那出戏他是最有味道的,那一双瞪圆了大眼睛,质问着这个疯狂的世界!这一回,他演的福堂叔也是背着个手手猫着个腰,煞有其事地,在新旧转换的时代磕磕绊绊地寻找着自己的位置。


      少安刚刚给我发微信,说让俄看看电视剧最后一集,俄打开再重看。少安说:“难受死了。”俄知道,那是因为秀莲要死了。路遥这个作家同志为甚要让秀莲死呢?身体那么好的女人,那么浑圆的肩膀丰满的身材,咋能会死呢?用彩凤的话说吧:这种女人怎么会死呢?还让不让人过年来!


      可是,从75年开始到今天,改革开放的大中国,有多少平凡人就是那么突然地或者平凡地或者悲惨地死去呢?生活的悲剧无处不在。俄河北的亲大舅,跟少安差不多一样的年岁,年轻的时候开着三轮拖拉机到处卖纸花,夫妻两个一走二十多天,五六千块就挣下了。可是前几年突然骑摩托车掉进沟里,原来是颈椎压迫的腰椎病,治疗以后再也干不了活了,四十多岁的男人,走路哆嗦,手脚无力,成天在村里赌博,有一百块钱也要拿去赌输了。孙子孙女都有了,一家人都拿他没办法。他被落到生活后面去了。


      唉,还是说说俄们双水村的事儿吧。俄们文新院的师生们都准备好了,今晚大演大作。微信上的剧照海报引起了数十年前的校友们的热议,99汉本99新闻的同学们,都说要回母校看看老师们,感受一下文新院师生的氛围。俄猜猜,那几个女学生肯定心里有鬼,她们不是看上逛鬼的墨镜假发来,就是想闻闻玉厚哥的烟锅子味。女学生们,有啥话话就说出来吧,教授都老啦。你们说是来看俄?俄不信!


      说实话,俄们这些男博士女博士讲师教授们,平时在学生娃娃们面前也装得可像个人样呢,可是俄们也有俄们的性格,喜怒哀乐,这回有了双水村这个大舞台,俄们终于找到土地的感觉了!这叫女博士灭绝师太变村姑,男博士东方不败成农民,等你看!


      俄们妇女主任的小本又拿好了,黄肖嘉同志是个好同志。那个认真就不用说了,她专门学了一口关东话,俄现在脑子里全是她的话音音。关键是她那小老公,天天陪着演戏不说,端着奶茶随时伺候着,然后骑着自行车踏着夜色夫妻双双把家还。咋这高标准尼?让俄们这些女人们咋活啊?!俄们假装没看见算了。


      人无论什么身份,都要能放下,放下心就平平地了。俄们把心放得平平地。


      双水村的村民们,羊倌们,革命的妇女主任,娃娃们,还有红梅、润生、根明、俊山叔,田书记又来看咱们了。咱们跟着二爸一起扭秧歌去!


      二爸,把你的词借给俄先用用:感谢党感谢党,俄们双水村要火了!你莫听见大街上都在唱:你是俄的小呀小苹果,怎么爱你都不嫌多,红红的小脸儿温暖俄的心窝,点亮俄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!


      今儿晚上,双水村要火了!俄唱着就笑出声来了。


      对了,俄赶紧出发,化妆造型去了。要不迟到了,俄们王书记,不,俄公公,又要生气了!

     

       
    演出瞬间
    上一条:记录精彩 定格魅力——2015年“IMU剧影力”图片专栏
    下一条:情系剧影力之《话剧的快乐》(编导体)——王芳教授

版权所有: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

学校地址:呼和浩特市玉泉区昭君路24号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

Copyright @ 2009-2016 文新学院.ALL Rights Reserved.   蒙ICP16002391号-1